来迟

过去

一场闹剧罢了

大一已然过去了,再过一年好像要和校园告别,时间好快啊。

一年内好像发生了很多事情,又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。

但与好友谈论起高中,竟恍若发生在多年以前。

恍若隔世

是我特别喜欢的一个词。

现在也慢慢习惯一个人。

夜凉如水,即便再炎热的夏日,夜晚多少会有些凉意,甚至寒冷。

少年不知愁滋味,为赋新词强说愁。
多少个夜晚,独自一人,静坐操场,静静的看着排排路灯,闪着白光,氤氲成一个个光怪陆离的光圈。
心情没有多少复杂,反而异常平静。
就这么静静的,静静的,发着呆。
就这么静静的,静静的,望着一排排的街灯直至熄灭。

那时候,生性胆小的我,竟然也心无恐惧黑暗。
耳边响着电台,那个电台我反复听过多遍,每遍都有新的感受。
孤云独月,应情的落泪。

一日下午,坐在图书馆,那段日子诸事繁多,接连不断的电话,几近崩溃。
事情多,也要解决,和着期末考的压力,也就不知不觉扛了下来。
彼时,窗外的天空,透过整齐的网格,分裂成一块块大小均匀的蓝布。

现在也慢慢习惯一个人。
闲暇时,想着,果真是浑身毛病啊。
但愿自己少说话,多思考。

深夜,凌晨一点,思绪清醒得出奇。
坐在阳台上,望着蒙蒙亮的天空,凉风习习,甚至寒冷,突然想起白天电视剧了一句话。

怎奈何江东诸公皆尽在梦中。

2017.7.20  22:45
来迟
晚安

春风十里

一花一世界

一花一世界